教师要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互联网+”时代的教学正在被重新定义,师生关系也随之慢慢重塑。本文从教师角色的转变,来看看师生关系呈现的新样态。

今天宝宝带大家走进几所“实验”学校,看看这里的老师们在“互联网+”时代,是如何践行教师的角色,给大家一些启示。



1
教师角色:支持者


伯明翰 · 科温顿学校独特的蜜蜂课源自于学生的兴趣。当五六年级的学生在科学素养课上读到蜜蜂灭绝的文章,他们表达了自己想要尽一份力的想法。这门课结合了探究式的科学与英语语言艺术学习,学生通过小组项目为真实世界中的问题寻求有效、长期的转变,发展研究、读写、协作技能。从建网站到管理真正的蜂箱,学生通过参与一系列的活动成为更加积极、投入的学习者。



整个学校的教学都在推动学生学习受用终身的技能,老师在学生低年级阶段就已经着重鼓励学生独立和机智。七八年级的学生在离开学校前都已经习惯于独立解决问题。学校将这些技能都放在思考工作室这门选修课当中,自己设计独立学习项目,以及一门专注于设计思维的“吸引”(Engage)课——依照探究、构思、建构模型、测试的步骤解决问题。


我们可以看到,这里的学生都是积极主动地学习,这里的教师已经不是传统的教导者,他们只是兴趣的支持者。



2
教师角色:教练、导师


如果你去参观德国ESBZ,在校门外就能感觉到这所学校有些特别。这种感觉来自孩子们的状态,他们是兴高采烈地直接迈向教室的,他们的神态中透出沉静的决心与专注,他们的心思已然投入到某个项目之中。



在ESBZ,孩子们得为他们的学习负全责,在很大程度上,学生们自学并且互相学习;成年人基本上承担导师和教练的角色,只是在必要时担任传统的教师角色。他们给予鼓励、建议、赞扬、反馈和挑战,学习的责任牢牢掌握在学生手里。


学生自主之余,周五时所有的孩子都会跟自己的导师进行一对一谈话。他们一起讨论本周的进步,遇到的问题和下一周的计划,以及萦绕心间的情感或关系话题。通过这些一对一谈话,老师和学生得以互相深入了解,师生之间的联结比传统学校要深厚得多。


ESBZ的校园里还有一种不寻常的基于讲故事的信任与社群建设活动——赞美会议。每周五下午,全校的学生和教职员工都聚集到一个大礼堂中共度一个小时。讲台上放着一支话筒,只有一个简单的规则:大家在这里互相赞美和感谢。在这个过程中,学生和老师之间的界限渐渐地消融。



3
教师角色:评估者、顾问


可汗实验学校,在校时间一半以上都让学生自由安排,各种年龄的孩子“混”在一起完成任务。最惊人的一点是,学生们竟然从来没有任何作业和考试,而是通过诊断、形成性和总结性评估、目标跟踪、与教师频繁的一对一的会议以及在线工具的数据审查来获知和评定学生的学习情况。家长则会在定期的家长-教师-学生会议上通过定性和定量的评估数据与老师交流孩子的近况。



为了支持学生的发展,让学生们学习如何设定更有意义的目标,并对自己的学习和个人发展负责,KLS设立了目标跟踪的方式。每周,学生都有一对一顾问指导时间,学会有意义地思考一些问题,相比于传统学校由老师统一布置学习任务,KLS的学生人人都要当自己的“老师”。上课时,他们各自通过自己的Chrome book在同一个空间里根据自己选择的内容进行学习,而和老师的交流形式为“Pop-up”——弹出式,意为当有问题时,老师就会“弹出”来帮助解答疑问。


显然,老师的角色不再是单纯的“传道授业解惑”,而是更多倾向于“顾问”。“我们没有很多讲课部分,老师更像是评估者、顾问或者是教练。对我来说,我们的老师除了专业知识丰富之外,最关键的是以学生为重,知道要问学生哪些问题。”



4
教师角色:制片人


与传统的每年开学9个月的学校不同,火药作坊高中全年开放。学生在这里更像是处于一个研发设计工作室,可以对自己感兴趣的领域开展长期的研究项目。



在这里学生通过基于主题的研讨会、实习、动手参与的项目学习新的知识技能,主题可能是关于生物力学或计算艺术。


学校注重创造力、研究和开发。通过探索、研究与设计,由学生主导、教师指导的独立项目为学生升入大学和未来的人生做准备。每位学生都拥有由社工和个人项目经理组成的支持团队。学生可以一整年与当地的艺术家和科学家协作,完成大型的项目,掌握学术技能,成为周围世界的独立调查者。


打破了年级、班级、学科的限制,这所学校让学生可以在课堂内外随时都共同协作。由社工、课程开发者和个人项目经理组成的团队确保每个个体都能够取得成功。


教师的角色就好似电影制片人:为年轻人配置所需要的丰富而严谨的素材,帮助他们实现梦想的计划。



5
教师角色:学生伙伴


探月学院既没有课程,也没有教室,当然也没有传统的老师。教学场景的设置不再是你教我学,而是设计一个让学生有表达欲、创造欲和学习欲的“道场”。



那么,是不是探月学院不需要老师,或者找一些实习生就行了呢?答案刚好相反:探月学院将65%以上的成本投入放在师资上,这里的老师比传统学校多,达到了1 :8,对老师的要求也跟传统学校不一样。


比如哲学Club,不仅需要知识学养,还需要很强的应变能力,只会爱学生是做不了这样的老师的。又比如项目学习,学生真的要做一个无人汽车项目,传统的师范毕业的老师能带这样的项目吗?


探月学院的教师需要扮演多元化的角色:教学研究、课程设计、课程执行、项目导师、学生伙伴、终身学习者。学校所提倡的教学模式也不再是传统的讲授式,而是学生与导师共同创造。



6
教师角色:家人


Fitzroy Community School(菲滋洛伊社区学校),简称FCS,由一对年轻父母Faye和Philip创立,坐落在离墨尔本市中心不远的菲滋洛伊区。



FCS一直坚持小班制,学校普遍的课堂形式是围成圈坐,12个孩子围成一圈,一抬头谁都能看见谁,大家不分先后,体现着一种民主和平等的精神,确保每个人都能参与讨论,每个人的声音都能被听到。


不管是在老师的协调下学习,还是为一个问题共同展开讨论,围成一圈都非常有效。Philip说,孩子们习惯了在这样一种氛围下平等协商和互帮互助,发展出很强的解决问题的能力。


Faye和Philip从创校之初就非常明确,他们要办的是一所社区学校,是一个大家庭式的学校。多年来学校秉持的一些具体做法,也在塑造着这样的大家庭氛围。


例如,学校没有雇用厨师,午餐都是老师和学生共同准备,还有不少家长志愿者也会来帮忙。厨房里贴着一张时间表,家长可以自愿在上面写上自己哪天来帮忙,尤其是每周三的烧烤,更需要家长的帮忙。再比如,学校每个学期会包一次饺子,老师、学生、家长一起,那种关系,真的就像家人一样,你不会觉得学校高高在上,标榜着权威,师生之间特别亲近,又相互信任。



7
教师角色:导学者


同济大学第一附属中学里,教师们都主动或受邀加入到学生群体中,与学生“零距离”接触,主动与学生交朋友,建立更为平等、融洽的师生关系,及时了解学生的思想、学习和生活动态,加以关怀、指导和干预,关注学生信息素养的形成与提高。



学校的数字化移动学习平台以学生自主学习为主而进行教学设计,教师提供的微课程、微辅导为学习基础、学习能力、学习方式不尽相同的每一位学生提供选择性学习;平台上收集的大数据不仅记录学生的学习活动与成效,还为学生的学业发展提供科学精准的分析;节假日网上作业检查也逐渐为学生所熟悉和喜爱……

同创巴巴姆,共筑教育梦!

培养未来世界的人才,帮助孩子从优秀走向卓越!